奥鹏考试网

2019年04月15日 13:50

字号 :T|T

    教育是需要专业知识的领域,学校教育则是千百年来人类探索出来的传承知识的最好方法,符合现代社会的高度分工性。很多家长冒着违反法律的风险,凭着自己对教育一厢情愿的理解,一意孤行地实施所谓“家庭教育”,不仅难以让孩子成为健全的人,也让国家和社会失去了合格的公民。

    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农村教师招聘遇冷问题,追根溯源,笔者认为必须打破城乡二元结构的壁垒,加快推进城镇化建设,缩小城乡差距,促进城乡教育一体化均衡发展,让农村学校成为求职者眼中的香饽饽。正所谓“栽好梧桐树,引得凤凰来”,那么农村义务教育的发展就会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招聘教师就再也不会遭遇零报名的尴尬了。

    改革要深入,教育行政放权就是绕不开的选择。既然要尝试抛弃百分制应试,要让学生根据兴趣志向选择科目,那么在最终报考上,也该改变过去的以分数和学校录取线来填报志愿的做法。“多考”只有对应的多次选择、多次录取,建立起全新的多元招生和评价体系,这样的高考改革,才是价值最大化的。

    华中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张德华教授提醒学生家长:“假期是否给孩子选择培训机构补习,最好结合孩子的实际,尊重孩子的意愿,以满足孩子个性发展需要、提升综合素质为出发点,以不加重孩子的课业负担和心理负担为前提,不能盲目从众和攀比,要有针对性地为孩子选择确实需要查漏补缺或巩固提高的学科。”

    教育的不同要体现人本性。学生是处于蓬勃发展中的鲜活个体,教育必须要 “目中有不一样的人”,尊重孩子的个体特征、兴趣爱好,因人而异,因材施教,促进个性发展。显然,教育不能视学生为“物”,而现实中普遍存在视学生为掌握知识的容器或一群被填喂应试知识的“鸭子”,爱因斯坦更直言教育不能把人当作无生命的工具。

    但是,现在的学校教育和课堂教学,是不可能让所有学生都成功的。很多课堂甚至不给“学困生”后来居上哪怕是勉强跟上的机会。笔者举一例说明。九年级数学有“直线与圆的位置关系”一节,本节知识很简单,但很多学生没学会,问题出在“算旧账”。例题、练习涉及三角形和圆的相关计算知识,一下将“学困生”打回原形。学生好不容易有了一点信心,一道并不一定要在“这里”出现的综合题立即予以“打击”。他们本有很多赶上的机会,但教材、教辅、教学组织和组织者等,非但没有更多地创造这样的机会,甚至连原有的“机会”也剥夺了。老师讲的听不懂,或者听懂了不会做题,总是如此,学生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从广阔的生活和学习中,如何获取这个灵性,如何将其升华为一种“智慧”?有宽泛的、有具体的,有宏大的、有细微的……那么多的“心灵鸡汤”,给了我们无数的庸俗无聊的“范本”;那么多的“成功学”案例,给了我们似乎光鲜亮丽背后“拼搏”的“升华”;那么多的科学家、哲人、艺术家的故事,让这个题目失去了“书写”的重量。题目有点儿太“宽”了,缺少一种限定的“智慧”。可是,“智慧”本身所蕴含的深刻方面,又有点儿太难了。正如要把“平庸”和“庸俗”区分开来的难度一样,要把“智慧”与“智力”区分,也实在是太难。

    曹勇军:本章第3节“读得好书,就是说,在真实的精神中读真实的书,是一种崇高的训练,这花费一个人的力气,超过举世公认的种种训练。”——我们的夜读活动正是对这个句子最好的注解。

    (八)黄厚江“本色语文”内涵解读

    随着新版语文教材的面世,有人认为删除古诗的做法有欠周全,教材修订需要倾听社会各界的意见。也有人提出,不能把修订教材的问题无限扩大化。

    进入2013年,在教育部的牵头下,新一轮高考改革方案制订工作再次开展,方案经过了数轮讨论,几易其稿,多方征求意见,在“文理分科”、“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纳入高考成绩”等重大改革措施上,各方争论很多,迟迟难以通过。

    这几年,从中央到地方都无比重视的职业教育,在家长和孩子眼中,仍然是块不愿意啃的硬饽饽。上职校的孩子就一定没出息吗?职业教育怎样才能真正做出成绩?做出美誉?

    试卷结构沿用去年29题模式:满分120分,第1至10题为选择30分,第11至16题为填空18分,第17至29题为解答大题72分。考试时间为2016年6月25日上午8:30—10:30,共120分钟。

    试卷结构作出调整:基础·运用由约22分改为约20分,文言文由约12分改为约10分,名着阅读独立成为模块约10分,现代文阅读由约36分改 为约30分,作文50分保持不变,试卷满分120分。考试时间为2016年6月24日上午8:30—11:00,共150分钟。

    9月10日,我国第32个教师节。今年教师节的主题是:甘守三尺讲台,争做“四有”老师。权威数据显示,在我国,有1539万教师,在51万所学校教授2.6亿在校学生。人民教师支撑起了当今世界最大规模的教育体系,同时也勾勒出了每个学生精彩各异的人生画卷。今天,让我们一起祝福他们“节日快乐!”

    整个初中的教育生态被这种选拔影响着,甚至可以说一些“尖子生”就是靠做题做出来的。

    在质疑者中,以网民“江湖郎中金猴”最为活跃。2015年6月6日,江湖郎中金猴发表帖子《三疑三探,教学创新还是误人子弟?》,引起一波网民的讨论。

    同时,意见对“烈士子女”“边疆、山区、牧区、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少数民族考生”“归侨、华侨子女、归侨子女和台湾省籍考生”“自主就业退役士兵”“在服役期间荣立二等功(含)以上或被大军区(含)以上单位授予荣誉称号的退役军人”等全国性加分项目予以保留。

    对于冒着高温陪着孩子一起上补习班的这种行为,一位自诩“有识之士”的程姓家长坚决抨击:“我是坚决反对这种补习行为,孩子还小,过早地接触补习对他而言可能并不是好事。谁说每门学科考第一走入社会后就能更‘出彩’?”

    如今中学作文教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全线崩溃,全都是瞄准考试的套式训练,几乎人人喊打,又人人参与。未来高考作文的命题者不会再对这种“残酷的现实”充耳不闻。无论如何,一种改革的共识正在形成,那就是让高考作文回归理性,强化思辨,摒弃宿构、套作、模式化与文艺腔

    我们勾勒一下悲剧发生的缘由就能明白,在校方宣称的和谐的校园氛围中,在那些弱小孩子的世界里,还有一个被成人所忽略的“地下世界”。高年级的学生凭借“零食”形成一个小团体,欺负低年级的孩子。而家长发现之后,也不过是打自己孩子两耳光了事。

    然而,“夺刀少年”却不想借助名校光环来庇佑自己,为自己怎光添彩。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名校难进难于上青天,但是面对求之不得的天上掉下的馅饼,他们却无动于衷。他们不可能不知道名校具有独特的光芒,足够人生享受一辈子,但是面对名校光芒,他们泰然处之。他们在歹徒行凶之时,明知自己即将高考特别是随时有生命危险却毫不犹豫挺身而出,为我们树立见义勇为的榜样。当名校对他们的大写道德精神给予崇高评价愿意破格录取之时,他们却婉拒名校的善意,再次为我们树立不慕虚荣的道德样榜,在名利面前,他们其实淡定得很。

    于漪的“情美语文”,钱梦龙的“导读语文”,宁鸿彬的“轻简语文”,洪镇涛的“本体语文”,蔡澄清的“导学语文”,余映潮的“创美语文”,程少堂的“文化语文”,黄厚江的“本色语文”,赵谦翔的“绿色语文”,董一菲的“诗意语文”,自成理论体系,成为智慧课堂教学艺术的内驱力。

    今年,1.6亿名学生信息录入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一人一号,网上报名入学,学籍流向公开透明。有学籍系统的保驾护航,就近入学在分配终端上保证教育公平不留一处暗角,全面接受社会检阅。

    填报高考志愿的纠结心态,原因多半在于考生与家长没及早进行职业规划。合理的职业规划从哪里来?一是家庭生活,父母的职业是一面很好的参照镜子。二是实践生活。多进行社会实践,这不但能发展各项能力,也能逐渐感知自己的特长喜好和不足,慢慢明确未来的职业方向。三是学校教育。在中小学阶段,择业教育应及早进行,帮助学生找到前行之路,及早打算,少走弯路。(湖北省枣阳市刘升中心小学 习艳)

    近年来,为了保障全体公民,特别是农村和城市困难家庭子女获得公平的受教育的机会和权利,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利好的举措:从全面免除城乡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学生的学杂费、为农村学生提供免费教科书,到教育部等多部委此前出台的《关于做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工作的意见》,再到李克强总理在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继续加大教育资源向中西部和农村倾斜,贫困地区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要再增长10%以上……

    对于高等教育,政府的主要职责应放在宏观管理方面,如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监督学校的质量等。探究学问、追求真理、培育人才、崇尚学术自由,是大学的本质特征。只有在民主、平等、自由的氛围里,才能遵循教育规律和学术规律,才能充分发挥大学人的聪明才智。从目前中国的现状来看,改革要坚持的一个基本目标导向,就是减政放权,政府只做应该做的事情,而应该由学校来做的事情坚决交由学校来做。因此,政府应改变直接管理高校的机制和对资源的分配方式,可成立由各界人士组成的大学拨款委员会,可通过中介机构、行业协会对高校评估。当然,这做起来是比较难的,但它决定于我们能不能构建一种比较好的政府和学校的关系。

    根据《通知》规定,奥赛和科技类竞赛获奖者可获得不超过20分的加分,全国中学生奥赛省赛区一等奖获得者则不再具备高考加分资格。

    旁观者言

    替换了原有教材40%的课文语文出版社是全国唯一的语文专业出版社,也是我国为数不多的能独立研发全套基础教育阶段语文教科书的出版社之一。自2001年《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 颁布后,语文出版社遵照教育部的部署,组织编写并出版了从小学至高中的课程标准语文教科书。

    第四招,把顾客的角色换成孩子。

    高考加分

    第一招,引导孩子宣泄不满情绪。

    “现在,我们已经成为教育大国,但还不是教育强国,下一步的目标是从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以高等教育为例,截至2014年底,全国共有普通高校2529所,各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到3559万人,毛入学率达到37.5%。但农村孩子的比例还不高,因此要实现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表示。

    实际上,郝金伦十分喜欢引进外地的优秀教育方法。

    1990年代之后官本位价值回潮,利益集团的特权又重新出现,公然挑战教育公平。主要表现为在入学机会上,特权阶层寻求超越公平规则的特殊利益。目前重点中小学普遍存在着三类学生:通过考试入学的“公费生”,通过交费上学的“自费生”或“交费生”,还有一类“条子生”,即官员和权势阶层通过权力获取的教育机会。“条子生”所体现的权学交易对教育公平的侵害,更甚于缴费上学。一个极端的例子是,河北省东光县办学条件最好的公办实验小学根据县文教局红头文件,明文规定招生对象限定“县城内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在编干部职工子女”。这说明在中国这样具有深厚的封建传统、官本位价值的社会,教育机会——权利还是特权,是个不会过时的提问。 [详细]

    “一腔热血”,指郝金伦力推“三疑三探”教学改革,是为了增强涿鹿的教育水平;“不被理解”指贯穿改革全过程的议论与反弹。

    米开坦言,目前阶段,家长、学生、老师都处于有些“茫然”的状态,“现状是,三大课的关注度很高,但6个小科目也没放松,家长们因为担心、焦虑,让孩子们学得比以前更多了”。

    向为

    杨东平(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我个人认为在高等教育领域,可以看到的亮点主要就是大学,也就是说像经济领域改革一样,你要想靠国企自己改,这个过程非常缓慢。那么经济领域是用开放促进改革,就是引进外资、外企、开放市场,形成一个竞争机制,有多样化的竞争主体,逐渐发生一些变化,国内市场、政府和学校改变它的行为,尤其是WTO,进入一个新的轨道了。

    每当于暮色中,尤其是在夜色仍笼罩而路灯已关闭的黎明,看到疾驰而过的公交车上坐满了身着校服的中学生,笔者就感到一阵心痛。尽管觉得成人不应剥夺孩子们应有的快乐,但笔者并不简单地认为存在一种“快乐学习法”。读书总归要刻苦的。“刻苦”不是“苦”,它是一种努力的状态;学而“无趣”、“无果”才是真正的“苦”。所以,真正令人心痛的并非他们的早起,而是相当多的学生将要开启一天“无趣”甚至“无果”的学习。对这些学生而言,学习的快乐无从谈起。

    并且,大家并不满足于类似的事件以“学校怕闹事”“教师闹赢了”的简单印象走进社会和时代的记忆。这其实是一场没有输赢的博弈。在崇尚依法治国的当代社会,高校教师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和“社会良知良能”之代表,理应通过理性的方式,诸如工会、教代会、学术委员会、劳动仲裁委员会内部途径来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如若未果,还可以分别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行政复议法》《人事争议处理暂行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事业单位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等规定提出申诉、行政复议、人事仲裁和诉讼。即必须在法治观念的护航下去理性寻求问题的解决。应如,人民日报一篇名为《有“权利意识”也要有“法治观念”》的文章所言:“在法律的条款中去寻找依据,权利的主张才能水到渠成;在法治的框架下予以推进,权利的实现才能顺理成章。”

    而对于“高考状元”学术成就较高,经商和从政则不是“状元”所长,笔者以为,高考本身就是以学术性质的考察为主。何况,国内的高中,能够在教书之外,重视学生的综合素质发展,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的并不多,大多数还是以高压的应试教育为主,不仅培养学生综合素质的课外活动少之又少,本应正常开设的音体美课程也被一压再压。从这种制度下走出来的“高考状元”,在大学期间往往习惯于从学习成绩以及学术上寻找自己的存在感。至于学生会,社团活动,很少有人能够顺利进入并且迅速地适应。所以,“高考状元” 在商界和官场中答卷平平也就不难理解了。

    但是,现在的学校教育和课堂教学,是不可能让所有学生都成功的。很多课堂甚至不给“学困生”后来居上哪怕是勉强跟上的机会。笔者举一例说明。九年级数学有“直线与圆的位置关系”一节,本节知识很简单,但很多学生没学会,问题出在“算旧账”。例题、练习涉及三角形和圆的相关计算知识,一下将“学困生”打回原形。学生好不容易有了一点信心,一道并不一定要在“这里”出现的综合题立即予以“打击”。他们本有很多赶上的机会,但教材、教辅、教学组织和组织者等,非但没有更多地创造这样的机会,甚至连原有的“机会”也剥夺了。老师讲的听不懂,或者听懂了不会做题,总是如此,学生还有什么快乐可言?

    我希望批评家们能把这看成是一种失职,以后不要再给闭门造车开车辙了,而应为作家艺术家开一条深入生活、体验生活的正道来。

    高考全国统一命题,并不是指全国用同一张卷子,而是在同一套考试大纲下出了多份卷子。现在卷子的份数还没确定,可能会给这25个省份出5套或6套卷子,可能有几个省份会用同一张卷子。

    另外,教师布置作业也不应追求花哨,为了出新而出新,还应考虑家长的承受能力。时下,家庭作业“绑架”学生家长并不在少数,学生和家长都被低质量的作业搞得苦不堪言。作业是为了知识的巩固与自主学习能力的提高,教育目的是教孩子们求真向善,无论是作为孩子“第一任老师”的家长,还是教育者,都要朝着这个目的出发。方向对了,教师、学生及其家长都是赢家。

    根源在于当前的功利化办学。一方面,在学校办学者看来,出台严格管束学生的措施,就是遭到舆论质疑,对学校来说也是“利大于弊”,学校更加方便管理学生不说,也可向家长交代——如此管理是为了让学生一心学习,相比允许学生在校园里自由活动,学校要操的心少得多。

    理科数学:考查课程标准中规定理科学生必修的全部内容。

    高校、公立医院或不纳入编制管理?这个说法源自2016年1月15日在京举办的“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最新动态及热点问题高峰论坛”上相关部委官员的表态。